重生‧ 再出发 挑战南极100公里

490
作者:LifeTube

重生‧ 再出发 挑战南极100公里

梁小伟(Gary) - 香港马拉松最快纪录保持者(视障人士组),他因遗传自小已患上夜盲症,而视网膜色素病变更令他在7年前失去视力、失去工作、失去感情,人生进入低谷。刚开始失去视力的他曾经自暴自弃,把自己关在家裡,更一度以酗酒麻醉自己,生活有如行尸走肉,甚至打算轻生了结自己生命。同行者的关心及支持让他走出低谷,跑步更让他走出黑暗,活出更精彩的人生;当日的坚持成就了今日的Gary,他希望藉着自己的故事勉励其他人。身经百战的Gary曾参加不同国家主办的马拉松,而他的马拉松版图,将于明年1月拓展至南极。他将与领跑员挑战南极100公里,成为第一位跑南极赛的视障人士,将不可能成为可能!

 

一瞬间变成三失大输家

从2000年开始我的视力慢慢收窄,但没想到09年有一天睡醒后我便永远活在漆黑之中。由于我失去视力,无奈地辞去物业管理的工作,而拍拖10年的女友也离我而去。当时的我不想「见」任何人,甚至不愿意外出。在家人的力邀下,失去视力的我第一次走到街上,但却因误会扶住一个陌生女子的胳膊而导致报警收场。那刻,我感到无助及难受,扰攘多时后家人向警方出示残疾证明才告一段落。我不想为其他人带来麻烦,外界的目光亦让我感到不自在,自此,我躲藏在家足不出户9个月,以酒代水麻醉自己,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拒绝其他人关心。当我日常生活事事需要他人帮助,我顿时觉得人生没有希望、生存没有意义,继续下去只是等死,曾经有一刹那我站在窗旁想一跃而下。

 

火凤凰是如何炼成

在这颓废的生活中,收音机是我唯一接收外界资讯的桥樑。每次听到病患者的分享,感到他们的求生意志,生存是他们努力对抗病魔的动力。跟那些天生失明人士及垂死边缘的病友相比,我可算是幸福的。从病友的身上我看到生命的宝贵,继续酗酒,放弃自己跟放弃生命无异。因此,我立志学懂视障人士的生活技能、放下鑽牛角尖的想法、迫自己踏出家门,与外界接触。家人的协助也使我慢慢地适应视障人士的生活。

 

除了适应生活,当下首要便是改善我暴肥后的健康问题:体重升至180磅及抵抗力下降令自己时常患病,所以我开始跑步减肥。起初我肥胖的身躯跑步时都感到吃力,经过持续的跑步及领跑员的鼓励,我的健康也显着得到改善;与此同时,我与领跑员们也建立友谊,生活上多了互动及社交,不再感到孤单。跑步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因而我十分珍惜跑步及被领跑的机会,我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 — 我必须依靠他人领跑我才能练习,同时亦深信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工作和时间表,所以我不会强求领跑员接送及迁就;反之,我乐意晨早起床赶赴远处与领跑员在他们上班前练习。

 

经过半年间的练习,我报名参加10公里的赛事,也曾在公开组获得第2名,比赛的成绩肯定了我的努力及感到鼓舞。这一切得来不易,除了感谢家人的包容、领跑员的支持,也感激我失去视力后第一位女友。在黑暗的日子裡,她的接纳及不嫌弃我是视障人士给了我新希望,我曾向她承诺:就算失去视力,我也要做个最出众的视障人士。这番话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动力!正因如此,我要求加强自己作为视障跑手的训练,四出寻找实力较强的领跑员一起练习,并成为香港马拉松最快纪录保持者(视障人士组)。

 

生命影响生命的涟漪

生命真是奇妙—我的生活现在除了跑步及比赛,还有不时被获邀在社区内分享自己自强不息的生命故事。如果当日我选择放弃生命,我相信也没有今日的成果及与人分享的机会。完成了全程马拉松(42.195公里)赛事,我产生了跑极地马拉松的念头,源于自己锺意雪地,希望在人生当中也能一尝跑北极的滋味。在一次的练习,我曾向领跑员叶韵怡(香港电台DJ)透露这心迹;刚巧她做访问时,遇上一位受访者认识曾跑北极马拉松的张思萦(Jennifer),机缘巧合下我便认识Jennifer,并向她请教关于跑极地的经验。我与Jennifer 倾谈时得悉她将会跑南极100公里*,而我又需要领跑员带领我在极地比赛; Jennifer为我向大会了解比赛时对视障人士的配套及可行性,经韵怡的鼓励下,我改变原有到北极跑42公里的想法,以一年时间提升自己的体能及加强练习去挑战我人生中第一个100公里的赛事。除了体能的挑战,我害怕坐飞机之馀,我从未坐过长途机及踏足雪地,为了体验穿着比赛装备在雪地跑步的感觉,我与Jennifer 也在11月到北海道最冰冷的地方练习,希望有助我克服重重难关。

*参加者须于 24 小时以绕圈形式内跑毕100公里,赛道会因应即时地理环境规划出来

 

难关难过关关过

虽然人生或南极跑的筹备难关重重,我没有视之为压力,反之这是我的动力,每当完成一个难关,自己好像得到奖赏及鼓励。当别人标籤我时,我会反思如何不被标籤—自强及不依赖他人、不让他人造成麻烦。生命不只是对自己负责,生存也是对朋友及家人的责任;考试、工作、感情失败不等于人生失败需要付上生命,世上还有很渴求生存的人。我深信生活是靠自己努力争取及选择,就算生活不如意,身旁总会有人愿意扶你一把,至少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自己想追求及想做的事,做回自己,寻找结束生命以外的解决方法。

 

为了令南极跑变得更有意义,Gary与Jennifer构思欲借助今次的比赛为社福机构筹款。经过多番联繫,Jennifer 成功联络香港撤玛利亚防止自杀会及积极地四出寻找贊助,奇妙地一件件事情的堆砌成就了今次慈善南极100公里比赛。我们希望今次的协作可以带出共同信念—「失去视力不等于失去一切,但放弃自己则失去一切」,勉励所有人珍惜生命,抱着希望与勇气克服人生路上各种困难、逆境自强,坚守信念,追逐人生梦想。

 

请大家踊跃支持慈善南极100公里比赛,捐款网页:https://charitablechoice.org.hk/en/campaigns/100-c58485 

 

本篇文章为<<生命交流>>第75期专稿

更多<<生命交流>>会刊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