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初醒 從情傷中走出來

616
作者:LifeTube

熱戀之時,信誓旦旦,地老天荒;眼中所見,就只有對方。有人說:「愛情是願意為對方犧牲。」驟耳聽來,是多麼的理所當然。然而理性與感性,該如何平衡?尤其是當愛情佔據了整個人,甚至失去自我,倘愛如此,究竟孰好孰壞?

 

如夢初醒 從情傷中走出來

愛侶曾經一起生活,經歷悲喜,每分每秒,活在「愛」中。習慣以後,一旦分離,霎時間逆轉生活模式,卻又談何容易?重見故人,徒剩思憶;縱使傾力修補,卻是復合無望,茫然感傷,永無休止。更曾想過以自殺一試芳心,即使失敗,也可以終止這種了無休止的痛苦 --- 但後來才發現,原來這並不能打動對方,此刻方知,自己總要走好自己的路。

 

Louis與女友一起生活,已逾兩年。在那熱戀的日子,兩人幾乎日日見面,每天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電話、訊息聯繫,可謂難捨難離。Louis說:「與對方相處,在心靈上互相倚賴,已成為習慣。為了她,我可以將自己的生活圈子收得很窄。其實,我本身是個頗活躍的人,朋友很多,但自認識她之後,我變得很『黐家』,變得很少出外。」情到濃時,心之所繫,只有對方,卻毫不覺察到,因為她,Louis早已失去了自己。

 

愛侶變心 成家夢碎

Louis在十多歲時面對父母離異,從小到大,他都期望若他日自己成家立室,定必竭盡所能,維繫家庭關係。「由於自小得不到家庭温暖,我深明家庭的重要……我認為一個家庭無須顯赫,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夠齊齊整整,互相關心。良好的家庭關係便是我的動力,推動我做任何事情。」Louis肯定地說。正因重視家庭關係,當有自己家庭的時候,他堅持付出一切;那怕某天感情變淡,他亦會竭力修補,無怨無悔。

 

兩人一起生活,就像家人一樣,而Louis早已視對方為結婚對象。日子過去,他卻並未察覺,雙方感情已緩緩變化,潛藏暗湧。某天下午,兩人還在家中一起看電影,一切貌似如常;誰知到了晚上,對方的態度卻一百八十度轉變。一個如常的致電,換來的卻是冷冰冰的回應。「她的態度突然間變得非常冷漠,感覺十分陌生,那刻我實在接受不了。我倆一起生活,總算有一定的感情基礎,原以為大家的性格是合拍的、是可以溝通的,但當有問題出現時,竟然說我們已無須溝通或解釋,說變就變。原來即使朝夕共處的,轉瞬間兩個人可以變得好像素未謀面一樣,感覺冷漠而陌生。」回想起當天的情景,Louis仍是一臉無奈,一臉沉痛。

 

温存不再 徒自傷悲

原本甜蜜温馨的二人世界,頃刻之間變成了一個寂寥悽戚的冰冷空間,要回復以往的生活,是談何容易呢?Louis回憶說:「當你的世界收縮到只剩一點,就會把這一點放到很大。在這世界之中,我最信任的人就是她。過往我一直對她毫無保留、完全信賴,因此,在失去她之後,我不禁自問,還有誰可以讓我信任?這令我感到非常可怕。」一直以來兩人共同努力建立的家庭、感情,在剎那間完全崩潰消散,那種失落與傷感、對自身的衝擊與否定,實在難以言喻。

 

儘管事已至此,Louis仍不願放棄。為了挽救這一段感情,Louis不惜重複去做很多在別人看來是幼稚無謂的事:為了讓她感到自己的細心,他每天挖空心思去搜羅並選購相信對方會喜愛的精品服飾;為了打動對方,他每隔數天會用心準備禮物,早在她上班前就已送到她的辦公室,然後悄然離開;為了喚醒她那日漸漸淡忘的感覺,他甚至執筆撰寫日記送給她,回顧他們相戀的經過;為了證明他的誠意,多次在餐廳約會她,縱是對方再三爽約,仍是堅持苦候……時至今日,Louis總結當天為她所做的各樣「傻事」說:「最後,她對於我所做的都無動於衷。當時所做的每一件事,全都是我一廂情願、試圖修補關係而做的。」或許在旁觀者眼中,他是多麼的愚不可及,但對於Louis而言,這一切都是支持他繼續生存的精神支柱。

 

苦纏無果 接受求助

思念如影隨形,夜闌尤甚。獨對孤枕,那種失落與寂寥,更令Louis徹夜難眠。他也嘗試過用不同的方法來迫使自己放棄對她的思念,可是卻不成功。他發現,愈是刻意壓抑,反而愈是放不低。日夕在痛苦下掙扎,看不到絲毫的曙光;自殺的念頭,亦隨之而生。「我那時是不想知道自己是誰。我會幻想自己跳樓,想像自己若跳下去的話將會怎樣?可能數秒之後就不用再想了,這樣或許可以令自己好過些。」然而,他始終未能釋懷。就在這段分秒都想了結自己生命的日子,Louis認識了自殺危機處理中心的社工。

                                                                                                       

以靜制動 轉危為機

但凡想到可以做的,Louis都已做了,只是最終還是於事無補,不止身邊人,甚至連自己也責怪自己怎會如此,但社工卻接納他所做的一切,從並未出言阻止。「那時我寧願找一個不相識的人,以第三者角度與我傾訴,把自己的心底話都告訴她。事實上,惟獨社工會讓你放心傾訴,這都是幫自己宣洩……記得社工曾說過:『如果做了(送禮物給對方)後覺得安心些的話,就繼續做吧。』每次與社工見面及傾談,其實都是在幫自己。我實在知道不應這麼做(自殺),但理性與感性卻是兩回事。」Louis直視前方,幽幽地說。

 

除了幻想自己跳樓,Louis也考慮過服食安眠藥自殺。他說:「我曾試過靠安眠藥來令自己抽離,但原來是不行的。我很怕有一刻想不通就會跳下去,但那一刻之後念頭又消失了,雖然看來好像是一種解脫,但去到另一個世界,又是否真的能夠開心?你根本不知道那個世界是怎樣的。」在企圖自殺的背後,原來尚埋藏了一個「試探」的念頭 --- 如果自己病重入院,這能否搏得對方一絲的關懷、一秒的感動?

 

Louis不單只有自殺的念頭,他亦在家中儲藏了相當數量的安眠藥,加上當時他的情緒本已十分低落和絕望,由此可見當時他的自殺危機很高。在與社工商討後,Louis最終也接受到醫院留醫,防止他輕生。在那個晚上,他告訴前女友自己感到不適入院,對他而言,這已是最後的「殺手鐧」了;然而,對方仍然對此不聞不問 --- 這件事讓Louis終於真正了解到,一次又一次為她所做的,都只不過是他一廂情願,自我欺騙而已。

 

放開懷抱 另覓新天

事實上,除了前女友之外,Louis妹妹對他的關心,也讓他感受特別深刻:「那時妹妹曾經摺花及為我寫道歉信給我的前女友。我知道她都是為了我而寫的,無非都是想令她回心轉意,當然最後都沒有好結果。我不禁問自己,為何連妹妹都要如此?我覺得,應留些尊嚴給我自己,這件事實在困擾我太久了。」與此同時,他每次與社工傾談後,都聽取她的分析後,逐步作出一些改變。「社工用她的方法,慢慢地開導我、鼓勵我去嘗試改變。我還記得她說過:『嘗試為自己多做一些事,在一天中撥些時間,做一些屬於自己的事情。』那時我開始看電影、看報紙等。」踏出第一步,從開始時的盲目付出,到後來透過觀察作冷靜分析,調校對感情的期望,重新建構自我的空間。踏出一步再嘗生活的滿足感,亦改變了Louis既有的想法,最終讓自己真正走出黑暗。

 

曾經,過度聚焦,矚目所及,皆是暗淡無光,但當嘗試改變,踏出一步,把視野放大,重新與親朋接觸,方始發現,其實自己並不孤單。「當你自己沉迷在困境之中,不懂疏導或找人幫忙的話,就像進入了死胡同一樣,感覺很恐怖。」今日回望此事,Louis坦言,令他學到最多的是:「感情是生命中重要的事,但並非全部。人生於世,一定有喜有悲,你總不會知道上天何時會給你什麼。當自己真的遇到困擾時,可以試想有何方法可以幫到自己。」他明白到,每個人都不會知道自己會活多久,但應該盡量「不做令自己後悔的事」,這就是Louis的成長,也是他對自己的承諾。

 

資料來源: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 <<唔死?吾得!---從自殺邊緣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