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着你走 照顾母亲的心路

576
作者:LifeTube

病魔缠身,本已苦不堪言;罹患绝症,更是悽戚尤甚。家人血脉相连,眼见至亲受尽折腾,虽然感同身受,却又欲助无从。箇中的压力与忧困,确是难以言喻,沉重不已,更往往不为外人所知。

 

陪着你走 照顾母亲的心路

由于母亲不幸患上子宫颈癌,促使Patrick毅然放弃事业,转为全职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以克尽孝道。为怕母亲感到孤单,Patrick宁可犠牲自己的私人生活,也坚持每天陪伴她到公园蹓躂,散心舒怀。即使自己心情欠佳,在母亲面前,Patrick亦要求自己表现得心平气和,再忧愁也好,亦要不形于色。随着母亲病情逐渐恶化,身为照顾者的他,感觉亦日益鬱翳沉重,奈何却不敢宣之于口。压力与日俱增,惟有尽早寻求协助,方能重新振作,迎接前面更严峻的挑战。

 

连番剧变 前景堪虞

Patrick虽非家境显赫,但身为厂商少东的他,本是衣食无忧。他父亲原先在香港经营化工生意,其后因应经济环境变化而改往北上设厂,转营塑胶製造业。当时年仅二十出头的他,随其父一起迁往内地,同时协助父亲打理工厂的业务,一做十多年,亦在内地慢慢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圈子和感情基础。然而在2008年,金融海啸突然袭来,工厂的业务顿时一落千丈,以致周转不灵,债台高筑。未几,其姐决定将业务结束,举家匆匆返港避债。由于事出突然,Patrick别无选择,被迫将自己的事业、朋伴,甚至感情,统统放下。

 

回到香港后一切皆要重头开始,需要重新适应。纵使如此,Patrick以为逆境已过,只要肯努力不懈,仍有机会东山再起;但讵料噩耗却接踵而来:先是至亲被确诊患有肾癌,并于2009年底逝世,继而母亲亦于2011年年初发现患上末期子宫颈癌。理解到母亲病情严重,极需有人贴身照顾,Patrick决定放弃工作,选择在家照料母亲,支持她面对这段难熬的岁月。

 

纵极疲累 仍需硬撑

回想由内地返港的那段日子,早晚为口奔驰,四出奔波劳顿,早已令Patrick疲惫不堪;再遭逢噩秏连连,更使他心力交瘁。「不如意的事端总是一件比上一件严重。若果只是单一事故的话,还可承受得来,然而它们却是接踵而至,压力日积月累,真教人承受不了!活在沮丧与困扰之下,令我有窒息的感觉。」Patrick徐徐回忆说着。当发现母亲患上子宫颈癌时,Patrick无可奈何辞掉工作,放下尊严,申领综援。他终日照料母亲,即使再担忧,亦要求自己不可以有情绪上的波动,要尽量表现得轻鬆愉快。所求无他,惟恐母亲担忧自己,令她的病情恶化。诚然的,Patrick对母亲的关爱,溢于言表;但同时,他对自己的要求,却形成莫大压力;久而久之,个人的情绪和健康亦开始陆续出现问题。

 

Patrick表示,他当时除了有「窒息」的感觉之外,亦感到脑袋像「快要爆炸」一样,十分难受。而且身体亦经常出现多种的不明痛楚:头痛、肚痛、脚痛……数之不尽。「我真的感到很疲累。每天与母亲一起生活,目睹她的健康变化,有自己也会愈想愈担忧,心情也就会愈差。」Patrick说。压力如斯积累,却无处宣洩,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与Patrick的社交圈子狭窄有关。「从前一年只返香港一至两次,在港朋友不多,所有朋友都在内地。但自从返回香港之后才发现,朋友一下子都失去了。」失去朋友,亦即失去了倾诉的对象和支援网络,加上由于早前因处理父亲的生意问题与姐姐意见相左,导致彼此关係变得疏离,而且大家亦不同住,故此照顾患病母亲的压力,只能全由自己独力承担、独自面对,正是不折不扣的「有苦自己知」。

 

求助有门 重获支援

由于原先的感情依靠和朋伴网络皆在回流时已经烟消瓦解,导致Patrick霎时间失去所有支援。同时因为需要贴身照顾母亲的关係,令他根本难以重新拓展社交圈子。但是焦虑与不安却与日俱增,别无他法下,互联网上的讨论区在当刻成为Patrick唯一的宣洩渠道,与网友聊天彷彿已是他仅有的减压方法了。「虽然总比无人倾诉好,但是跟对方交情尚浅,也不知他所说的话有多少出自真心,因此实在难以畅所欲言。而且在网上的对话始终都是以文字形式表达,欠缺了一份亲切感,反而多了一重隔膜,令人难以投入。」Patrick回忆着说。

 

就在心情极度沉重之时,Patrick在网上偶然浏览到本会的网页资料,从此,改变了他面对当前问题的态度。Patrick说:「虽然那时并未认真想到自杀,但身体却感到十分辛苦,而且呼吸困难,就像快到窒息一样。我感到,我需要找人协助。于是,就发出电邮,简单讲述我的情况,并提出想约面谈的要求。隔天之后便接到社工的电邮回复,如此快捷的回应让我感到被尊重和重视;及后,我与社工开展了对话,并定下了会面的安排。」Patrick坦言,在与社工见面之前,他从未把这些年来的经历向他人倾诉。

 

能向信任的人尽诉困扰,Patrick内心的压力随之稍为释放。「原本以为还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与社工面谈,但出乎意料,只隔一天就能与社工接触!最高兴是能在我情绪最差时找到社工,他很乐意帮助我,他的关心纾缓我心中积压多时的重担,最重要的是那种窒息的感觉经过辅导后都消失了。」Patrick欣慰地说。目前,他仍然保持每周与社工会面一次,虽然面谈数天之后,他的情绪也曾偶尔再度低落,但他着实感到「每次倾完后也会较之前轻鬆得多。」Patrick明白到始终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自己一步一步地从阴霾中步向曙光。

 

拓展空间 量力而为

与母亲一起生活,Patrick总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留意她的健康变化。「有时见到她胃口好些、说话时能够大声一点、走路时可以行得快一些的时候,心裡不禁会感到稍为轻鬆一点。」说话间,回想起母亲某些精神较佳的片段,一脸疲乏的Patrick顿时浮现出一丝笑容。彷彿他的悲喜忧戚,全繫于母亲的健康状况。

 

正因如此,Patrick放弃了其他一切,全心全意地去侍奉母亲。然而,眼见她的状况逐渐转差,虽然忧心忡忡,却又一筹莫展,所有的忧虑与苦困只能藏于心内。积压多时,Patrick开始感到时常提不起劲,甚至做不到任何事。「那时常常感到什麽都做不来,很不安。即使是一件简单事,都会感到犹豫不决,例如打个电话,亦要『迫自己』才能做到。又或者刚开始做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重複想起早前所经历的不如意事:无奈结束家族生意举家返港避债、放弃了朋友、犠牲了感情,回港后,父亲亦病重,不久亦离世。如此种种的事件,一下子真是吃不消,及至现在其母亦患有癌症,更添不幸的情绪……跟着就停下来,最后什麽也干不了。」

 

但自从与社工倾谈后,Patrick得到很大的鼓励及称赞,辅导更肯定了他过往为其他人所付出的努力和促使他明白到很多时候世事总是难以尽如人意,故此要学懂接受和调节心态。Patrick表示现在已减少想起过往不愉快的事件,也慢慢开始可以令自己保持一个较轻鬆的心情来看待母亲的健康问题。虽然目前仍偶然会有提不起劲的时候,但总算跨出了改变的第一步,Patrick表示会继续努力学习,调整自己的心态,开始扩阔社交圈子和寻找更多支援。

 

对于自己以往未能好好协助父亲打理生意,一直令Patrick耿耿于怀。因此,当知道母亲患上癌症时,他惟恐悲剧重演,于是便倾尽全力去加以照料。但就在不知不觉间,这种毫无保留的付出,不仅令他筋竭力疲,更磨蚀了他的意志,甚至去到放弃自我的地步。「以前甚少与人接触,自己经常抱着放弃的心态,变得缺乏动力做任何事。只懂得忧虑,担心不知下次又会有什麽噩耗出现,但经过辅导之后,现在则学会接受和面对,心态与以前已大有不同。」Patrick说。没有消閒娱乐,没有感情寄託,每天只是照顾着患病母亲,单调和狭窄的生活圈子令Patrick的思想也变得负面:「在窒息感觉很强烈之时,彷彿一刻都受不住了,那时我曾经想过自杀!」有鑑于此,社工鼓励Patrick学习自爱,恢復一些以前喜欢的消閒活动,容许自己有鬆弛的空间。同时推荐一些相关的社区服务给他和母亲,鼓励他们一起参与同路人家属的聚会,一方面强化母子俩的支援网络,另一方面协助他扩阔生活范畴,透过建立更佳的生活平衡来纾缓负面情绪。

 

欲要爱人 先学自爱

守护病患,殊非易事;而且在报章上,经常会出现照顾者与长期病患者「陪死」的自杀事件,难免会对身处相同境地人的人带来冲击,引发轻生念头。Patrick也坦言自己亦曾经觉得这样做「好像是一个了结」。但经过辅导之后,冷静下来,他开始有另一番见解:「我觉得『陪死』不切实际。即使当事人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好的,但都要考虑那是否身边病人的意愿?他是否想别人都陪着他离世?」Patrick强调「若感觉撑不住,便应该找人协助!」纵然他明白那些照顾者的感受,但都并不应该代替别人作出终结生命的决定。

 

所谓「欲要爱人,必先自爱」,要照顾别人,自己先要保持良好状态,否则只会令自己与病者一同陷入担忧之中。「我要每天照料她,所以一定要维持正面的态度。虽然我感到辛苦,但亦不可令自己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因此,我更需要找人帮助。」Patrick肯定地说。我现在学懂要尝试交託,将一些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难题,交託给专业人士,让他们为我分忧。母亲在港,亦是朋友不多,唯得自己相伴,虽然一起逛街吃饭,生活平淡,但Patrick如今意识到,平淡原来也是一种福气,他表示会十分珍惜与母亲一起的日子:「只要能在一起就会感到欣慰。」Patrick觉得,在香港生活,虽然仍不太习惯。但目前已做到不去想得太多或太远,「一切随遇而安反而更舒服」就是他现在的座右铭。

 

 

资料来源: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 <<唔死?吾得!---从自杀边缘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