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初醒 从情伤中走出来

288
作者:LifeTube

热恋之时,信誓旦旦,地老天荒;眼中所见,就只有对方。有人说:「爱情是愿意为对方牺牲。」骤耳听来,是多麽的理所当然。然而理性与感性,该如何平衡?尤其是当爱情佔据了整个人,甚至失去自我,倘爱如此,究竟孰好孰坏?

 

如梦初醒 从情伤中走出来
爱侣曾经一起生活,经历悲喜,每分每秒,活在「爱」中。习惯以后,一旦分离,霎时间逆转生活模式,却又谈何容易?重见故人,徒剩思忆;纵使倾力修补,却是復合无望,茫然感伤,永无休止。更曾想过以自杀一试芳心,即使失败,也可以终止这种了无休止的痛苦 --- 但后来才发现,原来这并不能打动对方,此刻方知,自己总要走好自己的路。

 

Louis与女友一起生活,已逾两年。在那热恋的日子,两人几乎日日见面,每天都会有不同程度的电话、讯息联繫,可谓难捨难离。Louis说:「与对方相处,在心灵上互相倚赖,已成为习惯。为了她,我可以将自己的生活圈子收得很窄。其实,我本身是个颇活跃的人,朋友很多,但自认识她之后,我变得很『黐家』,变得很少出外。」情到浓时,心之所繫,只有对方,却毫不觉察到,因为她,Louis早已失去了自己。

 

爱侣变心 成家梦碎
Louis在十多岁时面对父母离异,从小到大,他都期望若他日自己成家立室,定必竭尽所能,维繫家庭关係。「由于自小得不到家庭温暖,我深明家庭的重要……我认为一个家庭无须显赫,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够齐齐整整,互相关心。良好的家庭关係便是我的动力,推动我做任何事情。」Louis肯定地说。正因重视家庭关係,当有自己家庭的时候,他坚持付出一切;那怕某天感情变淡,他亦会竭力修补,无怨无悔。

 

两人一起生活,就像家人一样,而Louis早已视对方为结婚对象。日子过去,他却并未察觉,双方感情已缓缓变化,潜藏暗涌。某天下午,两人还在家中一起看电影,一切貌似如常;谁知到了晚上,对方的态度却一百八十度转变。一个如常的致电,换来的却是冷冰冰的回应。「她的态度突然间变得非常冷漠,感觉十分陌生,那刻我实在接受不了。我俩一起生活,总算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原以为大家的性格是合拍的、是可以沟通的,但当有问题出现时,竟然说我们已无须沟通或解释,说变就变。原来即使朝夕共处的,转瞬间两个人可以变得好像素未谋面一样,感觉冷漠而陌生。」回想起当天的情景,Louis仍是一脸无奈,一脸沉痛。

 

温存不再 徒自伤悲
原本甜蜜温馨的二人世界,顷刻之间变成了一个寂寥悽戚的冰冷空间,要回復以往的生活,是谈何容易呢?Louis回忆说:「当你的世界收缩到只剩一点,就会把这一点放到很大。在这世界之中,我最信任的人就是她。过往我一直对她毫无保留、完全信赖,因此,在失去她之后,我不禁自问,还有谁可以让我信任?这令我感到非常可怕。」一直以来两人共同努力建立的家庭、感情,在刹那间完全崩溃消散,那种失落与伤感、对自身的冲击与否定,实在难以言喻。

 

儘管事已至此,Louis仍不愿放弃。为了挽救这一段感情,Louis不惜重複去做很多在别人看来是幼稚无谓的事:为了让她感到自己的细心,他每天挖空心思去搜罗并选购相信对方会喜爱的精品服饰;为了打动对方,他每隔数天会用心准备礼物,早在她上班前就已送到她的办公室,然后悄然离开;为了唤醒她那日渐渐淡忘的感觉,他甚至执笔撰写日记送给她,回顾他们相恋的经过;为了证明他的诚意,多次在餐厅约会她,纵是对方再三爽约,仍是坚持苦候……时至今日,Louis总结当天为她所做的各样「傻事」说:「最后,她对于我所做的都无动于衷。当时所做的每一件事,全都是我一厢情愿、试图修补关係而做的。」或许在旁观者眼中,他是多麽的愚不可及,但对于Louis而言,这一切都是支持他继续生存的精神支柱。

 

苦缠无果 接受求助

思念如影随形,夜阑尤甚。独对孤枕,那种失落与寂寥,更令Louis彻夜难眠。他也尝试过用不同的方法来迫使自己放弃对她的思念,可是却不成功。他发现,愈是刻意压抑,反而愈是放不低。日夕在痛苦下挣扎,看不到丝毫的曙光;自杀的念头,亦随之而生。「我那时是不想知道自己是谁。我会幻想自己跳楼,想像自己若跳下去的话将会怎样?可能数秒之后就不用再想了,这样或许可以令自己好过些。」然而,他始终未能释怀。就在这段分秒都想了结自己生命的日子,Louis认识了自杀危机处理中心的社工。但凡想到可以做的,Louis都已做了,只是最终还是于事无补,不止身边人,甚至连自己也责怪自己怎会如此,但社工却接纳他所做的一切,从并未出言阻止。「那时我宁愿找一个不相识的人,以第三者角度与我倾诉,把自己的心底话都告诉她。事实上,惟独社工会让你放心倾诉,这都是帮自己宣洩……记得社工曾说过:『如果做了(送礼物给对方)后觉得安心些的话,就继续做吧。』每次与社工见面及倾谈,其实都是在帮自己。我实在知道不应这麽做(自杀),但理性与感性却是两回事。」Louis直视前方,幽幽地说。

 

除了幻想自己跳楼,Louis也考虑过服食安眠药自杀。他说:「我曾试过靠安眠药来令自己抽离,但原来是不行的。我很怕有一刻想不通就会跳下去,但那一刻之后念头又消失了,虽然看来好像是一种解脱,但去到另一个世界,又是否真的能够开心?你根本不知道那个世界是怎样的。」在企图自杀的背后,原来尚埋藏了一个「试探」的念头 --- 如果自己病重入院,这能否搏得对方一丝的关怀、一秒的感动?

 

Louis不单只有自杀的念头,他亦在家中储藏了相当数量的安眠药,加上当时他的情绪本已十分低落和绝望,由此可见当时他的自杀危机很高。在与社工商讨后,Louis最终也接受到医院留医,防止他轻生。在那个晚上,他告诉前女友自己感到不适入院,对他而言,这已是最后的「杀手锏」了;然而,对方仍然对此不闻不问 --- 这件事让Louis终于真正了解到,一次又一次为她所做的,都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自我欺骗而已。

 

放开怀抱 另觅新天
事实上,除了前女友之外,Louis妹妹对他的关心,也让他感受特别深刻:「那时妹妹曾经摺花及为我写道歉信给我的前女友。我知道她都是为了我而写的,无非都是想令她回心转意,当然最后都没有好结果。我不禁问自己,为何连妹妹都要如此?我觉得,应留些尊严给我自己,这件事实在困扰我太久了。」与此同时,他每次与社工倾谈后,都听取她的分析后,逐步作出一些改变。「社工用她的方法,慢慢地开导我、鼓励我去尝试改变。我还记得她说过:『尝试为自己多做一些事,在一天中拨些时间,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情。』那时我开始看电影、看报纸等。」踏出第一步,从开始时的盲目付出,到后来透过观察作冷静分析,调校对感情的期望,重新建构自我的空间。踏出一步再尝生活的满足感,亦改变了Louis既有的想法,最终让自己真正走出黑暗。

 

曾经,过度聚焦,瞩目所及,皆是暗淡无光,但当尝试改变,踏出一步,把视野放大,重新与亲朋接触,方始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孤单。「当你自己沉迷在困境之中,不懂疏导或找人帮忙的话,就像进入了死胡同一样,感觉很恐怖。」今日回望此事,Louis坦言,令他学到最多的是:「感情是生命中重要的事,但并非全部。人生于世,一定有喜有悲,你总不会知道上天何时会给你什麽。当自己真的遇到困扰时,可以试想有何方法可以帮到自己。」他明白到,每个人都不会知道自己会活多久,但应该尽量「不做令自己后悔的事」,这就是Louis的成长,也是他对自己的承诺。

 

资料来源: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 <<唔死?吾得!---从自杀边缘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