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偉港先生(阿王) – 在熱線義工服務的「17年」

315
作者:LifeTube

聆聽從服務到生活

回想17年前,因為我有同事計劃自殺,而自己有心無力去阻止感無奈。之後,在報章及電台我留意到本會的介紹,加上自己想參與具挑戰性的義工服務,所以毅然報名,申請了第2次才成功地參加。在服務時,我們透過聆聽提昇雙方的信任度及信心,以便協助個案分析事情,讓他們見到出路,好似幫助他們照鏡一樣,最緊要是我們能夠放下及克服自己固有的人生價值/經歷,盡力去聆聽對方的需要。在服務過程中,我只期望服務對象來電前後的情緒有所轉變向好,我覺得這「工作」充滿意義!

 

17年來,最大得著是我能從服務對象的分享學到面對不同事情的處理方法,如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也知道應該怎樣應對,不需要自己「碰釘」時才汲取經驗,我真心地珍惜來電者的分享。除此,當他們願意繼續傾談或聽到他們感謝,幫助到他們已令自己倍感滿足。自從參與服務,自己對時間管理得更好,尤其在現在退休時,在服務中我仍能建立自我價值及自我認同,做義工時也可以定立目標來。自己曾是一個執著的人,熱線服務令我懂得凡事開放。在服務當中,我亦認識到一些知心朋友,大家抱著共同理念,有時我們更會分享喜與樂,我們同期還有5位義工服務至今,友誼長存。由於自己的工作是管理及指揮,服務亦有助我提升日常生活時聆聽技巧,甚至我亦學會收歛自己脾性,尤其在家中擔演爸爸的角色時。種種的得著正是我繼續為熱線服務至今的原因。

 

義不容「遲」

17年的服務當中,最難忘是接到一個高危個案:一位臨盆的孕婦危坐28樓欄杆旁準備企跳。由於她失去家人的支持及面對再次生育帶來的工作壓力,已認為失去了生存意義。當下這一刻,我便要設法與她保持聯繫,不斷為她找出支持點及分析她自殺後帶來的問題 — 第一,她捨不得她的大女兒;第二,她會成為大女的壞榜樣以「死」解決問題; 第三,對於熱線義工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沒有讓義工幫忙令義工深感愧疚,因為是關乎一屍兩命的緊張關頭。幸好,最後此個案也成功轉介到自殺危機處理中心的同事作出即時跟進,但幾年前的經驗對於我來說仍然記憶猶新。   

       

但最難忘的個案並不是最難處理的。對於一些極強負能量 (例如患抑鬱症) 的服務對象,我曾經也試過「撞板」,原以為給正面的認同卻被來電者質疑我不明白他的處境。面對這些個案,我也學會了只要讓他們表達情緒,已對他們有幫助了。雖然接聽熱線好似接觸不少負能量,但每次完成服務後,透過與(資深)義工分享及交流,除了負能量得以疏導,自己的技巧亦可提昇。

 

時下的文化

在擔任督導新義工期間,我也發現多了來電者持著抱怨心態,當義工是出氣袋或是磨練張嘴的對手。伸延到現今社會,聆聽文化比以前的確退步了不少,大家除了減少以電話及大多以文字溝通外,工作處事時面對壓力及抗抑能力也削弱了,有時甚至是自找壓力來。

 

我們時常保持樂觀,人人總有他的經歷;當回頭望過去可能也只是一笑置之,那就自不然不會窮途末路了。如你服務/聆聽時能夠放下自己的成見陋習、有心有時間,歡迎你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本篇文章為<<生命交流>>第71期專稿

更多<<生命交流>>會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