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夜到黎明見人生

464
作者:LifeTube

定向運動 最佳的路線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自2014年開始舉辦「黑夜見黎明」慈善定向比賽,讓參加者體驗置身黑暗中面對困難及挑戰,仍積極尋找出路不放棄,最後抵達目的地一同欣賞日出,猶如生命總會見到曙光,藉此向大眾推廣珍惜生命之訊息。香港定向代表隊譚泳聰(阿聰)及前香港單車隊亞運代表梁志恆(恆隊長)也曾經參與其中,他倆致力推廣定向運動:前者由教師轉職成為紮鐵工人,讓自己有更多時間出外參加定向比賽及擔任定向的訓練工作;後者則從單車比賽發展到推廣自小熱愛的定向運動,不斷提攜新人一起參與定向運動。兩位為何這樣鍾情定向運動?

 

定向的「吸引力」

阿聰與恆隊長同樣自中學起開始參加定向運動,當時阿聰認為野外定向學會在眾學會之中較新穎,所以選擇了定向運動;而至小熱愛行山及看地圖的恆隊長則由爸爸的同事推薦下參加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定向比賽,兩位從此與定向運動結下不解之緣。阿聰:「定向運動講求參加者保持高度集中精神及良好心理質素,在減少錯誤(與大會原定路線的偏差)下盡快由起點前往終點的確具挑戰性。由於每次定向比賽的路線不一,充滿變數,所以每次比賽總有新的難度及新鮮感,這驅使我投身定向運動。」恆隊長則表示:「定向比賽沒有指定的路線,參加者在出賽前最後一刻才收到預先特製的定向圖及知道控制點(check point),我覺得這運動充滿神秘感,尤其如果以奪分制作賽,參加者一開始便向四方八面的方向出發,路線千變萬化,限時地去不同分數的控制點,能夠去越多控制點越好,就算參加者先到終點仍未分出勝負,這很有趣味。」

 

「黑夜見黎明」是香港城市定向比賽中較少以傳統的越野式作賽,參加者是依控制點的次序而行/跑,誰能夠跑得最快並以最快的路線前往終點及完成指定任務便勝出。參加者未必在地圖上能夠在短時間內識別到最佳路線,如果參加者對比賽區域有一定的認識,便會有利於比賽,正如一些海外賽事,當地選手有主場之利一樣。

 

定向教練小貼士

定向運動是一項變速的運動,體能訓練是最基本,而最重要的是參加者需要保持良好的心理質素。阿聰建議參加者以獨立比賽來看控制點與點之間的表現,如前期的控制點做得不太理想,可在後面的盡量做好些,不要被之前的不足影響往後的心情。最重要是參加者不要擔心「犯錯」及只見他人的好,他人的卓越可能是他們經歷及累積失敗與成功的經驗,「我在比賽中也曾折返交叉點重新出發向前行,我們需要勇氣嘗試及接受自己曾經犯錯」。「每次比賽後我都會檢討表現,並向獲勝的人士指教,這有助提昇定向的技巧」恆隊長補充。

 

除此之外,定向運動亦考驗參加者理解地圖的能力。阿聰:「每次比賽我會提早1至2小時到達場地,讓自己有較佳的心理準備,出賽前我會閱讀地圖,看看一些小路,幻想下出賽後的模樣。」對於定向的初學者,恆隊長建議他們乘車時坐在車頭位置,並以手提電話或地圖了解及掌握自己的移動位置,這有助訓練腦部,增強對定位的敏感度。剛開始時,初學者可以訂立較容易達到的目標,例如較短的距離,讓自己獲得成功感後才逐步調高目標。反而一些有經驗的人士,可以與隊友一起在高速跑時互相練習數算大廈的數量,增強尋找定位的準確度。另外,如參加團體賽事的朋友,建議他們夥拍一些能夠互相信任、包容及互補不足的隊友,好讓在尋找路線上較易於達至共識,減少在比賽中的拗撬。

 

條條大路通終點

定向運動不但能夠鍛鍊體魄,還可以提昇人的心理質素。恆隊長:「定向運動是一種「解難」的運動,它增強了我的觀察力及專注力,我喜歡挑戰,將無可能變成可能。當遇到挫折或失敗,對於外向的人,他們更能從定向運動中培養獨立的素質,善於嘗試不同的辦法去解決問題/困難;對於內向的人,他們也相對地會懂得尋求他人(前輩或有經驗的人士)協助。」 阿聰認為定向運動好像我們的人生,有不同的道路可以讓人選擇,最終也會走到終點,「他人的路是否適合自己?如果這方面不適合自己,便需要作出適當的妥協,改變自己,世上總有發展自己的地方。」對於時下年青人常被標籤抗逆能力及心理質素低,作為教練的阿聰及恆隊長,他們認為年青人參加定向運動時因為他們求勝心強反而表現心急,覺得跑快些便能追回時間,反而較少出現半途而廢的情況。恆隊長表示現時資訊發達,青年人容易因為與周遭比較而感到負面,大家認為「少做少錯」及看重選擇的路。從教學上,他與學生建立「亦師亦友」的關係,「我會先讓學生自行選擇及決定,如果他們因此而碰釘,他們便可從中汲取經驗。」

 

人生交

在競爭性的社會,不同階層的人士同樣地承受着外在期望帶來的壓力。就像現時的學生們至小開始便要應對家長或社會外在的期望,家長努力為子女未雨綢繆,報讀各種興趣班、揀選最好的學校,希望子女羸在起跑線上,但這條「路」又是否最適合他們呢? 他們能夠如願地走到終點嗎? 常言道:「「路」是人行出來,「路」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正如阿聰所說:「其實世上永遠不止一條路,人人都以為行這條路最舒服,但如果中間有阻滯,你又懂得走向另一條路嗎?」當我們人生遇到阻滯或處身在人生交叉點,我們需要懂得為自己找出路,而不是讓自己走到絕路;如感到身心乏力,我們身旁還有「隊友」,在互相支持、鼓勵下合力「解難」,共渡黑暗到達終點,最重要是我們不要放棄(生命),終有機會「黑夜見黎明」。

 


本篇文章為<<生命交流>>第75期專稿

更多<<生命交流>>會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