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我生存 突破婚姻厄困

421
作者:LifeTube

社会普遍有一种错觉,认为只有弱者才会求助。事实上,不论「强者」与「弱者」,同样都会面对困难,而所谓的「强者」,由于信任自己的能力,惯于独力应付问题,因而往往要待事态发展至濒临爆发的边缘,方才醒觉原来自己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可是在过程中,自己往往早已心力交瘁、伤痕累累。其实,能积极面对问题,了解自己的能力与不足,并在适当的时候懂得求助,才是真正的「强者」。

 

我为我生存 突破婚姻厄困

有人说过:「酒醉三分醒。」面对生活上种种的挑战,到底何时应「醉」,何时该「醒」?实难以判断。Pat在工作上八面玲珑,但面对自己的婚姻问题时束手无策,苦无出路。结果压力日积月累,无法排遣,唯有借酒消愁。某次酒后,她走到窗前,着丈夫一起跳下去。酒醒过后,当刻的寻死念头,就像梦醒一般消失无踪。回想这次经历,她才赫然惊觉自己原来已深陷压力旋涡之中,更几乎因此而丧失生命。终于,Pat意识到自己需要求助。当接受辅导之后,她发现,世上原来并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关键只是我们想怎样解决而已。

 

原来当时,Pat的丈夫在工作和生活上每遇不如意的时候,回到家中,便会借酒消愁。作为身边人,自觉夫妻间理应互相支持,而她所能做到的,就是默默聆听、陪他喝酒,但每次酒入愁肠,只会愁上加愁。「有一夜,与他一起喝酒后,望着漆黑的夜空,但觉得既然解决不了他的问题,就对他说:『不如一起死吧。』」Pat回说。虽然,那时她并没有实际行动,原认为只是「说说而已」的戏言,其实已反映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后,另一次酒醉,她茫然站在窗前,着要丈夫跟她一起跳下去。虽然Pat酒醒之后,表示对此事毫无记忆,但丈夫觉得事态严重,遂与中心的社工联络,寻求协助。

 

多重困扰 身心俱疲

丈夫的问题,一直是Pat的困扰之源,然而,若非丈夫愿意作出改变,否则她也爱莫能助。起初,丈夫在工作上遇到问题时都会向Pat倾诉,那时他认为,要生活,再不满意也得继续工作,Pat只能默默聆听。其后,丈夫的问题愈趋严重,烦恼与日俱增,于是他便选择借酒消愁。然而,每次酒后,丈夫都严重失控,要麽在街上与人吵架,要麽在酒吧生事,甚至要Pat报警处理;夫妻间的吵架对骂,有如家常便饭。「后来他老是要我陪伴,迫我听他的牢骚,或吵或闹不休直至深夜,也不让我睡,令我日间的工作也大受影响……」Pat缓缓回忆道。刚巧此时,Pat的母亲身体抱恙,在照顾母亲与应付丈夫之间,Pat身心俱疲。

 

一直以来,Pat在工作上都独立坚强、八面玲珑。但当她回到家中,所有的悲喜哀乐却全由丈夫主宰,半点都不能自主。Pat回想起那段事事由他首肯的日子:「认识他这麽多年以来,我彷彿变成了他的附属品,事事任由他摆佈。我老是在围绕着他转,被他一路带着走。……即使自己心中有很想干的事,除非他答允,否则什麽也不敢去做。因为我怕一旦逆他意,就会出现更差的后果。」Pat这种消极的想法,是因为踫过太多次壁,然后才得出来的:以往丈夫曾在情绪失控时刻意虐打Pat最宠爱的金毛寻回犬来发洩。每当Pat出言阻止,丈夫反而更加倍毒打。那时,Pat认为唯有装作视而不见,才能减轻牠所受的痛苦。这种消极的态度,直至社工的一个提问才告终止:「如果受罪的不是一头狗,而是你的儿子呢?」这句话Pat而言犹如当头棒喝,直至此刻,她才发现原来默不作声、事事退让、甚至连自己的原则也牺牲,到头来只能换取片刻的宁静,事实上根本不能解决问题。

 

丈夫自杀 茫然失措

起初,Pat并没有打算求助。Pat解释说:「我当时觉得自己怎会有问题?我饮酒,但我能上班,做到自己的工作。我只是用自己的时间来喝酒,又不会出去生事,也不会影响到别人。我觉得是他失控,有问题的是他,要寻求协助的人是应该是他,不是我。」受这种想法影响下,令她不曾意识到自己需要求助。直至出乎意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一次酒后,由窗前坠下的,竟是Pat的丈夫,多亏他堕下时被棚架挡着,才侥倖拾回生命。然而,此事令Pat信心骤失,更几乎陷入崩溃:「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单靠自己就能够解决问题。但自从他跌落楼之后,我忽然间感到十分徬徨、十分无助,彷彿再没有人可以倚靠了。」过往Pat一直坚信自己能独力处理问题,但当事态发展到她也始料不及的地步后,信心一下子陡然崩溃,不知所措,更不敢想像未来可能失去丈夫的日子,整个人顿时陷入一片茫然。

 

社工的出现,鼓励Pat重新调校自己面对上述问题的态度,学习改变,换另一个角度分析这个看似「解决不了」的婚姻问题。「以前,我一直都收藏自己,不让别人知道我面对的问题,因为我不想令别人有负担,也怕麻烦了别人。」Pat忆述接受辅导的过程:「起初,我脑袋什麽也想不到,社工让我学会按次序、分阶段处理问题:先排除一些暂时不用处理的问题,而再去整理其馀的。」Pat坦然承认对于某些问题,过往一直会把它搁在一边,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一味逃避,从不考虑应如何解决,但如此下去,问题始终都会发生,经过辅导后,Pat了解到只有预先作好准备,才能有效解决问题。

 

接受辅导 豁然开朗

在辅导的过程中,社工运用的比喻让Pat有豁然开朗之感,知道自己应如何走下去。「社工说过一个比喻:『你们就像坐在船上,你的丈夫不慎跌海中,如果连你也坐不稳,船都倾复了,你怎样可以拉他上来?』她此一席话,让我决心戒酒!我知道首先自己要有正面的思想,才能帮到他。」Pat肯定地说。放下固有的思想枷锁,让她看到更多,勇于踏出一步,改变自己去面对问题。Pat说:「既然他不愿意改变自己,我再顺着他的意愿去做,也是没有用处的。」经过多番考虑

,她终于鼓起勇气,向丈夫提出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再这样饮酒,我唯有离开这个家。」那时的Pat不断反问自己:如果丈夫连她离开也不在乎,自己还会愿意继续在下半生与他一起生活吗?「我很快告诉自己不会。」Pat坚定地说。

 

人的思想就像一组组齿轮一样,当一种想法开始转变,就会带动其他原以为「不可动摇」的想法都跟着改变。现在的Pat,每当遇上烦恼,都会找朋友们倾诉:「就像『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多一个脑分析会让我看到之前看不到的东西。」Pat愉快地说。另外,她说这次经历让她学会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我有三头狗,以前觉得,每天花上两小时带牠们外出是件苦差。但现在则会想到,对我而言,一天有廿四小时,给牠们两小时,其实只佔我每天的一小部分,但这两小时对牠们而言,却是生活的全部,况且,每天我们只有这段时间能够外出透透气。」由此可见,生活喜乐原来操纵在我们手中,只要愿意调节自己的心态,情绪也自然能够随之转变。

 

对于自杀,今日的Pat又有何看法?「我自己觉得自杀是逃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事实上,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是你怎样去解决而已。」她认为,这种想法,同样适用于难分醉醒的丈夫身上,至于他会否改变自己而去面对问题,始终要视乎当事人自己决定。「我庆幸自己能获得社工的帮助,让我可以拨开云雾。我知道,在资源紧绌、工作繁重的情况下,社工也努力拨出时间来与我倾谈,我更加要珍惜机会去帮助自己。否则,相信我要再绕多十多个圈子,才能看到出路。」回首过去,最教Pat安慰的,是她的故事让两位朋友也得到启发,改变了她们对婚姻的一些怨怼与执着,盼望她的故事能继续启发更多的同路人。

 

资料来源: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 <<唔死?吾得!---从自杀边缘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