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再出發 挑戰南極100公里

527
作者:LifeTube

梁小偉(Gary) - 香港馬拉松最快紀錄保持者(視障人士組),他因遺傳自小已患上夜盲症,而視網膜色素病變更令他在7年前失去視力、失去工作、失去感情,人生進入低谷。剛開始失去視力的他曾經自暴自棄,把自己關在家裡,更一度以酗酒麻醉自己,生活有如行屍走肉,甚至打算輕生了結自己生命。同行者的關心及支持讓他走出低谷,跑步更讓他走出黑暗,活出更精彩的人生;當日的堅持成就了今日的Gary,他希望藉著自己的故事勉勵其他人。身經百戰的Gary曾參加不同國家主辦的馬拉松,而他的馬拉松版圖,將於明年1月拓展至南極。他將與領跑員挑戰南極100公里,成為第一位跑南極賽的視障人士,將不可能成為可能!

 

一瞬變成三失大輸家

從2000年開始我的視力慢慢收窄,但沒想到09年有一天睡醒後我便永遠活在漆黑之中。由於我失去視力,無奈地辭去物業管理的工作,而拍拖10年的女友也離我而去。當時的我不想「見」任何人,甚至不願意外出。在家人的力邀下,失去視力的我第一次走到街上,但卻因誤會扶住一個陌生女子的胳膊而導致報警收場。那刻,我感到無助及難受,擾攘多時後家人向警方出示殘疾證明才告一段落。我不想為其他人帶來麻煩,外界的目光亦讓我感到不自在,自此,我躲藏在家足不出戶9個月,以酒代水麻醉自己,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拒絕其他人關心。當我日常生活事事需要他人幫助,我頓時覺得人生沒有希望、生存沒有意義,繼續下去只是等死,曾經有一剎那我站在窗旁想一躍而下。

 

火鳳凰是如何煉成

在這頹廢的生活中,收音機是我唯一接收外界資訊的橋樑。每次聽到病患者的分享,感到他們的求生意志,生存是他們努力對抗病魔的動力。跟那些天生失明人士及垂死邊緣的病友相比,我可算是幸福的。從病友的身上我看到生命的寶貴,繼續酗酒,放棄自己跟放棄生命無異。因此,我立志學懂視障人士的生活技能、放下鑽牛角尖的想法、迫自己踏出家門,與外界接觸。家人的協助也使我慢慢地適應視障人士的生活。

 

除了適應生活,當下首要便是改善我暴肥後的健康問題:體重升至180磅及抵抗力下降令自己時常患病,所以我開始跑步減肥。起初我肥胖的身軀跑步時都感到吃力,經過持續的跑步及領跑員的鼓勵,我的健康也顯著得到改善;與此同時,我與領跑員們也建立友誼,生活上多了互動及社交,不再感到孤單。跑步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因而我十分珍惜跑步及被領跑的機會,我知道自己的不足之處 — 我必須依靠他人領跑我才能練習,同時亦深信每個人都有他們的工作和時間表,所以我不會強求領跑員接送及遷就;反之,我樂意晨早起床趕赴遠處與領跑員在他們上班前練習。

 

經過半年間的練習,我報名參加10公里的賽事,也曾在公開組獲得第2名,比賽的成績肯定了我的努力及感到鼓舞。這一切得來不易,除了感謝家人的包容、領跑員的支持,也感激我失去視力後第一位女友。在黑暗的日子裡,她的接納及不嫌棄我是視障人士給了我新希望,我曾向她承諾:就算失去視力,我也要做個最出眾的視障人士。這番話是我一直堅持下去的動力!正因如此,我要求加強自己作為視障跑手的訓練,四出尋找實力較強的領跑員一起練習,並成為香港馬拉松最快紀錄保持者(視障人士組)。

 

生命影響生命的漣漪

生命真是奇妙—我的生活現在除了跑步及比賽,還有不時被獲邀在社區內分享自己自強不息的生命故事。如果當日我選擇放棄生命,我相信也沒有今日的成果及與人分享的機會。完成了全程馬拉松(42.195公里)賽事,我產生了跑極地馬拉松的念頭,源於自己鍾意雪地,希望在人生當中也能一嘗跑北極的滋味。在一次的練習,我曾向領跑員葉韻怡(香港電台DJ)透露這心跡;剛巧她做訪問時,遇上一位受訪者認識曾跑北極馬拉松的張思縈(Jennifer),機緣巧合下我便認識Jennifer,並向她請教關於跑極地的經驗。我與Jennifer 傾談時得悉她將會跑南極100公里*,而我又需要領跑員帶領我在極地比賽; Jennifer為我向大會了解比賽時對視障人士的配套及可行性,經韻怡的鼓勵下,我改變原有到北極跑42公里的想法,以一年時間提升自己的體能及加強練習去挑戰我人生中第一個100公里的賽事。除了體能的挑戰,我害怕坐飛機之餘,我從未坐過長途機及踏足雪地,為了體驗穿著比賽裝備在雪地跑步的感覺,我與Jennifer 也在11月到北海道最冰冷的地方練習,希望有助我克服重重難關。

*參加者須於 24 小時以繞圈形式內跑畢100公里,賽道會因應即時地理環境規劃出來

 

難關難關關過

雖然人生或南極跑的籌備難關重重,我沒有視之為壓力,反之這是我的動力,每當完成一個難關,自己好像得到獎賞及鼓勵。當別人標籤我時,我會反思如何不被標籤—自強及不依賴他人、不讓他人造成麻煩。生命不只是對自己負責,生存也是對朋友及家人的責任;考試、工作、感情失敗不等於人生失敗需要付上生命,世上還有很渴求生存的人。我深信生活是靠自己努力爭取及選擇,就算生活不如意,身旁總會有人願意扶你一把,至少不要放棄自己、不要放棄自己想追求及想做的事,做回自己,尋找結束生命以外的解決方法。

 

為了令南極跑變得更有意義,Gary與Jennifer構思欲借助今次的比賽為社福機構籌款。經過多番聯繫,Jennifer 成功聯絡香港撤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及積極地四出尋找贊助,奇妙地一件件事情的堆砌成就了今次慈善南極100公里比賽。我們希望今次的協作可以帶出共同信念—「失去視力不等於失去一切,但放棄自己則失去一切」,勉勵所有人珍惜生命,抱著希望與勇氣克服人生路上各種困難、逆境自強,堅守信念,追逐人生夢想。

請大家踴躍支持慈善南極100公里比賽,捐款網頁:https://charitablechoice.org.hk/en/campaigns/100-c58485 

 

本篇文章為<<生命交流>>第75期專稿

更多<<生命交流>>會刊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