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港先生(阿王) – 在热线义工服务的「17年」

386
作者:LifeTube

聆听从服务到生活

回想17年前,因为我有同事计划自杀,而自己有心无力去阻止感无奈。之后,在报章及电台我留意到本会的介绍,加上自己想参与具挑战性的义工服务,所以毅然报名,申请了第2次才成功地参加。在服务时,我们透过聆听提昇双方的信任度及信心,以便协助个案分析事情,让他们见到出路,好似帮助他们照镜一样,最紧要是我们能够放下及克服自己固有的人生价值/经历,尽力去聆听对方的需要。在服务过程中,我只期望服务对象来电前后的情绪有所转变向好,我觉得这「工作」充满意义!

 

17年来,最大得着是我能从服务对象的分享学到面对不同事情的处理方法,如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知道应该怎样应对,不需要自己「碰钉」时才汲取经验,我真心地珍惜来电者的分享。除此,当他们愿意继续倾谈或听到他们感谢,帮助到他们已令自己倍感满足。自从参与服务,自己对时间管理得更好,尤其在现在退休时,在服务中我仍能建立自我价值及自我认同,做义工时也可以定立目标来。自己曾是一个执着的人,热线服务令我懂得凡事开放。在服务当中,我亦认识到一些知心朋友,大家抱着共同理念,有时我们更会分享喜与乐,我们同期还有5位义工服务至今,友谊长存。由于自己的工作是管理及指挥,服务亦有助我提升日常生活时聆听技巧,甚至我亦学会收歛自己脾性,尤其在家中担演爸爸的角色时。种种的得着正是我继续为热线服务至今的原因。

 

义不容「迟」

        17年的服务当中,最难忘是接到一个高危个案:一位临盆的孕妇危坐28楼栏杆旁准备企跳。由于她失去家人的支持及面对再次生育带来的工作压力,已认为失去了生存意义。当下这一刻,我便要设法与她保持联繫,不断为她找出支持点及分析她自杀后带来的问题 — 第一,她捨不得她的大女儿;第二,她会成为大女的坏榜样以「死」解决问题; 第三,对于热线义工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让义工帮忙令义工深感愧疚,因为是关乎一尸两命的紧张关头。幸好,最后此个案也成功转介到自杀危机处理中心的同事作出即时跟进,但几年前的经验对于我来说仍然记忆犹新。   

       

        但最难忘的个案并不是最难处理的。对于一些极强负能量 (例如患抑鬱症) 的服务对象,我曾经也试过「撞板」,原以为给正面的认同却被来电者质疑我不明白他的处境。面对这些个案,我也学会了只要让他们表达情绪,已对他们有帮助了。虽然接听热线好似接触不少负能量,但每次完成服务后,透过与(资深)义工分享及交流,除了负能量得以疏导,自己的技巧亦可提昇。

 

时下的文化

        在担任督导新义工期间,我也发现多了来电者持着抱怨心态,当义工是出气袋或是磨练张嘴的对手。伸延到现今社会,聆听文化比以前的确退步了不少,大家除了减少以电话及大多以文字沟通外,工作处事时面对压力及抗抑能力也削弱了,有时甚至是自找压力来。

 

        我们时常保持乐观,人人总有他的经历;当回头望过去可能也只是一笑置之,那就自不然不会穷途末路了。如你服务/聆听时能够放下自己的成见陋习、有心有时间,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本篇文章为<<生命交流>>第71期专稿

更多<<生命交流>>会刊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