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香港长者自杀问题

559
作者:LifeTube

2014年全港自杀死亡统计数字

在2014年,死因裁判法庭报告指共有1,007宗自杀死亡个案,自杀率13.86,即每十万人中有13.86人自杀身亡。当中,男性佔615宗(61.07%),而女性佔392宗(38.93%)。

 

以年龄组别计算,「70岁以上」自杀率最高,2014年共有223宗自杀死亡个案,自杀率达29.6(即每十万名70岁以上人士中,便有29.6人选择以自杀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佔整体自杀数字22.1%。由2004年至今,60岁以上人士自杀率亦徘徊于21至33之间,由此可见,长者自杀情况不容忽视。

 

家庭结构改变

根据政府统计处专题文章<<至2049年的香港家庭住户推算>>,预计只有60岁及以上长者的住户于2019 年达17.2%;2024年将达20.4%。1 子女组织家庭后未有与长者同住,加上日常工作繁忙,难以照顾独居的父母,加上,社区对独居长者之支援不足,长者若遇情绪受困,未能找到合适渠道求助。

 

长者面对的问题

随着年纪上升,长者需要面对很多不能逆转的情况。如:身体机能倒退;配偶/ 亲人离逝;经济能力大不如前;社会角式转变等等。这类客观变化让他们承受沉重的压力,如未能及时排解负面情绪,有机会引致情绪病,甚至产生轻生念头,以自杀结束生命。

 

社区网络收窄

这些不能逆转的状况,导致长者与社会脱勾,使长者缺乏安全感及存在感。例如:随着长者身体机能渐渐倒退,他们的生活圈子亦将逐步收窄。身体机能尚可时,他们还可以每天上酒楼见到熟识的面孔,到公园与老街坊閒聊,或到菜市场买菜等等。但当身体状况变差,不良于行时,他们外出的机会逐渐减少,甚至需独留家中,由家人/家佣照顾,与社会的接触越来越少,慢慢地与社会脱勾。对家人的依赖亦让长者的自尊心受到打击,渐渐地他们会觉得自己对家庭没有贡献,是家人的负累,结束生命减轻家人负担的想法便随之而起。加上社交圈子越来越小,长者缺乏倾诉的对象,如家人未能察觉长者负面情绪,适时开解或寻求外间协助,长者之心灵健康便会恶化,甚至患上抑鬱症。

 

人际网络脱勾

配偶离世亦让长者感到失落,此影响以男性长者较为显注。因男性长者之日常生活多由妻子照顾,妻子离世使他的生活产生极大的变化,孤独油然而生。如未能调适,亦增加了长者自杀的风险。

 

除了以上两个因素外,长者于退休后失去收入,纵然有些积蓄,但因往后生活开支难以估计(尤其是医疗开支),使他们缺乏安全感,在尽量减少开支的情况下,使他们减少一些带来额外开支的活动,这加剧了他们与社会的脱勾,亦影响了他们的支援网络。

 

以上因素使长者自杀风险系数比其他年龄层高。

 

重建社会网络 协助长者走出阴霾

虽然长者面对种种不能逆转的状况,我们相信家人的陪伴和鼓励有助缓和长者的压力。家人亦可以协助长者,重新建构他们与社会的连结,扩大长者的生活圈子,使他们身心灵更健康。例如:抽空与长者外出,让他们接触熟悉的社区;如他们不良于行,亲友可到家裡探望,与长者聊天,亦可安排他们到区内的日间长者中心,发展他们的兴趣,保持身心健康。

 

长者较少表达自己的想法及忧虑,因此家人需多留意长者的情绪状况,鼓励他们表达内心想法,无论是开心或不快都可以与家人分享。如发现长者有自杀的念头,请别否定他的看法,家人可先了解原因,藉倾谈抒解心中鬱结,如有需要请寻求专业人士(如社工、精神科医生等)协助

 

政府统计处处长邓伟江于2015年发表之香港人口推算2015-2064说:「65及以上长者的比例推算将由2014年的15%显着上升至2064年的36%。人口老化在未来20年最为急速,长者比例将在2024年升至23%及在2034年进一步上升至30%」2

 

随着本港人口老化,长者人口比例越来越高,自杀问题将渐趋严峻。本会于去年与长者安居协会签署备忘录,结合两者的专业知识、经验和服务网络,应对香港老人自杀问题。除政府和社福机构外,希望家人也可以多付出一点关怀,多抽空陪伴或致电家中长者,让他们感到温暖。

 

 

1 节录自政府统计处

http://www.censtatd.gov.hk/hkstat/sub/sp190_tc.jsp?productCode=FA100029

2节录自政府统计处

http://www.censtatd.gov.hk/press_release/pressReleaseDetail.jsp?charsetID=2&pressRID=3799

 

本篇文章为<<生命交流>>第73期专稿

更多<<生命交流>>会刊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