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柱屏女士(Karen) – 热线服务令自己脱变

265
作者:LifeTube

聆听从服务到生活

6 年前,我在地铁站见到本会的广告招募热线义工,由于我不善于沟通,我希望藉着9个月的训练改善自己及挑战自己,所以我决定报名热线服务。因为我与一位同期拍档住在同一区,她的沟通及辅导技巧比我好,每当服务遇上问题时,我们也方便地互相交流,就是这样我们一起参与热线服务好几年了。服务了一段时间,我也没想到自己由不善沟通的组员被委任成为照顾组员的组长,自己的责任也大了。现在我与另一位组长一起照顾19名组员,如组员有任何疑问,我们需要协助澄清;閒时我们以 “whatsapp”群组方便沟通及互相分享,我们亦会定期安排联谊活动,藉以让同组组员彼此认识及增进彼此间的关係。服务时,我最感满足是有同路人/义工们互相扶持,让自己对自己认识多一点。在生活上,我现在也会思量对方的说话,自己亦不时注意及检讨自己的言语及行为,如对方的说话令我产生负面的感觉,我会先明白自己的感受,继而向对方表达,藉以增加彼此的认识;但是对方也不为意他们的说话会伤害别人,透过互相沟通后,大家的说话技巧也改善了,彼此的关係亦因而提升。我认为做义工除了能帮助自己,扩阔自己的视野,更会影响身边人加入义工行动,我亦有朋友因为受我的影响而成为义工,这正是「生命影响生命」。

 

义不容「迟」

        我曾经试过在一年内接听8-10次电话,来电者都是同一人,我听到他的情况每况愈下,将他自己的视野愈来愈收窄,只有抱怨,这个案的确令自己最感难忘,当遇到个案充满极多负面情绪时,自己顿时也有角力的感觉。除此之外,我亦曾经遇上 “性骚扰”的来电,当我们感到对方交谈话题有异常时,自己感到不舒服,认为此刻服务背道而驰,依据义工训练时所教的应对,我们需要表明立场:服务只协助情绪困扰的人士,如谈话涉及不雅内容,而对方再没有其他情绪困扰的话题时,双方同意之下便终止热线服务;如有需要,我们亦会转介他们到性热线继续寻求专业的协助。此举是为了避免一些来电者滥用热线服务,好让有需要的人士真正使用我们的服务。另外,我认为最难处理的个案是接到自杀个案时,需评估后便紧急按钟及报警,然后拯救对方,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每次服务后,我们都会进行检讨,透过同工的意见回馈,除了让我学会不同的处理方法,我的情绪也能即时放下。

 

不论是个案或者身边人,如他们遇到情绪困扰或产生自杀念头,我们需要由了解着手,藉以提昇对方的能力去帮忙自己。我深信对方是感觉上还是事实上不快乐,这取决于自己的态度。 “There is no way to happiness. Happiness is the way.” 道路本身是幸福的,只不过是自己仍未发现这幸福。

 

爱的种籽

由最初自己做服务时没有抱着任何期望,到现在的我欲透过服务传递一些正面讯息给服务对象,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支持,好像向他们及当下抱怨的文化散播着好的种籽。虽然每位义工有各自的人生经历,接听热线时自己会持有固定的想法及态度,但从别人不幸的处境,总会感到自己是个幸福的人。现今社会的价值观崇尚金钱及物质主义,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也比以前年代少了,又或者只是指责别人或身边事物的不是,只在自己的层面寻找价值。近年,社会内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件,令大众的负面情绪及负面气氛也一直在扩散,但愿媒体或有心人共同努力转变这气候,为我们的社会散播着「爱」的种籽,让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和谐、更美好。

 

本篇文章为<<生命交流>>第71期专稿

更多<<生命交流>>会刊内容